返回

菟丝花外室跑路了

首页

菟丝花外室跑路了

作者:羁旅人

分类:游戏情缘

状态:连载中

更新:2021-06-09

最新:终章

开始阅读 查看目录 加入书架 TXT下载
菟丝花外室跑路了小说简介
那年清明雨上,少女跌跌撞撞,闯进了江陈的眼帘,湿透的薄衫裹在身上,抬起湿漉漉的眼,恳请:“但愿国公爷,能伸一把援手。”
江陈望着这熟悉的眉眼,轻笑:“自然可以,只需拿些东西来换。”
自此音音便成了他的外室。
起初他以为自己要的只是一晌贪欢,到后来却越发撒不开手,选妻时便发了话:“我有外室柔弱无依,需得寻个能容人的。”
等赐婚的诏书一下,他以为音音多少会有些芥蒂,却见她还是惯常温和的笑,像一朵风中的菟丝花,柔弱易碎,只能倚靠他而活,让他彻底放了心。
直到那日,他撞见他那御赐的未婚妻将他的菟丝花逼上了江堤,音音纵身一跃,葬身江流,他才晓得,她亦是有铮铮傲骨。
......
后来他在江南再寻到那抹身影,眼尾便染了赤红,不敢想她这朵温室里的菟丝花,没了他如何颠簸流离的辛苦。
却见那姑娘握着书卷,温柔而坚韧的笑,正对身侧的女童道:“身为女子,最要紧的是自立,有没有男人不甚打紧,你看,我们同样过的很好。”
江陈骤然抬眸,在她清凌凌的眉眼间,再未寻到那乖巧的依赖。
(1)男主无妻妾,双c,追妻火葬场
推下预收文《他的金丝雀》《我虐了我的白月光》,专栏求收藏。
《他的金丝雀》
陆青凝自幼失怙,寄人篱下,打小儿便学会了看人脸色。凭着点子狡黠心性,在忠勇候崔家讨份活路。
到了要出嫁的年纪,打定了注意要给自己寻个安稳。
她不动声色,温柔浅笑着,将沈家的公子哥引得捧出一颗心。
那日芙蓉帐暖,她伸出皓雪般的腕子,轻勾男子玉带,委委屈屈:“沈哥哥,你快将青凝带离崔家吧。”
只帐帘一掀开,她才瞧清,那榻边的男子不是她的沈哥哥,而是那瞧着温润如玉,实则阴鸷冷漠的崔家表兄。
崔淮攥住那腕子,细细摩挲,似笑非笑:“阿凝,没有人能带走你。”
......
忠勇候府世子崔淮,世人都道其温润清雅,如玉山将倾,可无人处,那无双公子眼里的温柔散尽,是不将一切看在眼里的淡漠。
直到那日,他瞧见青凝站在梨花树下,眉眼盈盈,轻轻勾了勾沈公子的手。
年轻的世子在暗影里仰起头,喉结微动,心下晓得,这陆家青凝怕是再出不了他崔家半步,他要的,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我虐了我的白月光》
我叫夭夭,万年前还是个逍遥鬼魅,朱雀门边见了青辞帝君惑人的笑,便丢了魂。
少女的爱纯挚而热烈,我捧出一颗心,终于换来了他回头的目光。
我至死都记得,大婚那日,我的新婚夫君青辞冷眼旁观,眼睁睁看着,我被他的白月光一剑穿心。
那天界六公主巧笑倩兮:“辞哥哥,你替我诱来的这鬼魅,修补我的元神确实合适。”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所有缱绻温情都是假象!
我余下一缕残魂飘荡人间,偶然得知青辞帝君下凡来历轮回,便化作凡间女,一点点魅惑了他的心。
然后幻化出大婚那日的场景,朝他娇媚一笑,撞向了那剑刃,血洒当场!
我看着他蜷曲着身子,痛苦的发不出声,在十世轮回中一遍遍记起那爱人毙命的场景,绝望而无力。
这是我为他准备的十世孤寂!
再后来我杀进云雀宫,让天界的六公主跪在脚下,献上了被夺去的神识。
我以为这神生也算圆满了,却万没料到,历劫归来的青辞将我逼近了角落,他泪中和了血,泣不成声:“夭夭,我还了你十世,可能再换来你看我一眼。”
只是他不晓得,鬼魅被剑气穿了魂,便失了爱人的能力,我再不能如当年一样,满怀炽热看向你。
食用指南:正文第三人称,只有文案第一人称。
立意:努力生活,遇到困难要迎难而上,争取幸福。
菟丝花外室跑路了最新章节
查看《菟丝花外室跑路了》完整目录

菟丝花外室跑路了相关词

菟丝花外室女主第几章假死(菟丝花男配我不当了)菟丝花外室跑路了音音(菟丝花外室跑路了百度网盘)菟丝花外室跑路了小说免费阅读(菟丝花外室跑路了txt书包网)菟丝花外室跑路了txt百度云(菟丝花外室跑了免费阅读)菟丝花外室跟人跑了(菟丝花外室跑免费下载)

猜您喜欢

琉璃美人煞

琉璃美人煞

作者:十四郎

那年清明雨上,少女跌跌撞撞,闯进了江陈的眼帘,湿透的薄衫裹在身上,抬起湿漉漉的眼,恳请:“但愿国公爷,能伸一把援手。”
江陈望着这熟悉的眉眼,轻笑:“自然可以,只需拿些东西来换。”
自此音音便成了他的外室。
起初他以为自己要的只是一晌贪欢,到后来却越发撒不开手,选妻时便发了话:“我有外室柔弱无依,需得寻个能容人的。”
等赐婚的诏书一下,他以为音音多少会有些芥蒂,却见她还是惯常温和的笑,像一朵风中的菟丝花,柔弱易碎,只能倚靠他而活,让他彻底放了心。
直到那日,他撞见他那御赐的未婚妻将他的菟丝花逼上了江堤,音音纵身一跃,葬身江流,他才晓得,她亦是有铮铮傲骨。
......
后来他在江南再寻到那抹身影,眼尾便染了赤红,不敢想她这朵温室里的菟丝花,没了他如何颠簸流离的辛苦。
却见那姑娘握着书卷,温柔而坚韧的笑,正对身侧的女童道:“身为女子,最要紧的是自立,有没有男人不甚打紧,你看,我们同样过的很好。”
江陈骤然抬眸,在她清凌凌的眉眼间,再未寻到那乖巧的依赖。
(1)男主无妻妾,双c,追妻火葬场
推下预收文《他的金丝雀》《我虐了我的白月光》,专栏求收藏。
《他的金丝雀》
陆青凝自幼失怙,寄人篱下,打小儿便学会了看人脸色。凭着点子狡黠心性,在忠勇候崔家讨份活路。
到了要出嫁的年纪,打定了注意要给自己寻个安稳。
她不动声色,温柔浅笑着,将沈家的公子哥引得捧出一颗心。
那日芙蓉帐暖,她伸出皓雪般的腕子,轻勾男子玉带,委委屈屈:“沈哥哥,你快将青凝带离崔家吧。”
只帐帘一掀开,她才瞧清,那榻边的男子不是她的沈哥哥,而是那瞧着温润如玉,实则阴鸷冷漠的崔家表兄。
崔淮攥住那腕子,细细摩挲,似笑非笑:“阿凝,没有人能带走你。”
......
忠勇候府世子崔淮,世人都道其温润清雅,如玉山将倾,可无人处,那无双公子眼里的温柔散尽,是不将一切看在眼里的淡漠。
直到那日,他瞧见青凝站在梨花树下,眉眼盈盈,轻轻勾了勾沈公子的手。
年轻的世子在暗影里仰起头,喉结微动,心下晓得,这陆家青凝怕是再出不了他崔家半步,他要的,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我虐了我的白月光》
我叫夭夭,万年前还是个逍遥鬼魅,朱雀门边见了青辞帝君惑人的笑,便丢了魂。
少女的爱纯挚而热烈,我捧出一颗心,终于换来了他回头的目光。
我至死都记得,大婚那日,我的新婚夫君青辞冷眼旁观,眼睁睁看着,我被他的白月光一剑穿心。
那天界六公主巧笑倩兮:“辞哥哥,你替我诱来的这鬼魅,修补我的元神确实合适。”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所有缱绻温情都是假象!
我余下一缕残魂飘荡人间,偶然得知青辞帝君下凡来历轮回,便化作凡间女,一点点魅惑了他的心。
然后幻化出大婚那日的场景,朝他娇媚一笑,撞向了那剑刃,血洒当场!
我看着他蜷曲着身子,痛苦的发不出声,在十世轮回中一遍遍记起那爱人毙命的场景,绝望而无力。
这是我为他准备的十世孤寂!
再后来我杀进云雀宫,让天界的六公主跪在脚下,献上了被夺去的神识。
我以为这神生也算圆满了,却万没料到,历劫归来的青辞将我逼近了角落,他泪中和了血,泣不成声:“夭夭,我还了你十世,可能再换来你看我一眼。”
只是他不晓得,鬼魅被剑气穿了魂,便失了爱人的能力,我再不能如当年一样,满怀炽热看向你。
食用指南:正文第三人称,只有文案第一人称。
立意:努力生活,遇到困难要迎难而上,争取幸福。

王府小妾

王府小妾

作者:红芹酥酒

那年清明雨上,少女跌跌撞撞,闯进了江陈的眼帘,湿透的薄衫裹在身上,抬起湿漉漉的眼,恳请:“但愿国公爷,能伸一把援手。”
江陈望着这熟悉的眉眼,轻笑:“自然可以,只需拿些东西来换。”
自此音音便成了他的外室。
起初他以为自己要的只是一晌贪欢,到后来却越发撒不开手,选妻时便发了话:“我有外室柔弱无依,需得寻个能容人的。”
等赐婚的诏书一下,他以为音音多少会有些芥蒂,却见她还是惯常温和的笑,像一朵风中的菟丝花,柔弱易碎,只能倚靠他而活,让他彻底放了心。
直到那日,他撞见他那御赐的未婚妻将他的菟丝花逼上了江堤,音音纵身一跃,葬身江流,他才晓得,她亦是有铮铮傲骨。
......
后来他在江南再寻到那抹身影,眼尾便染了赤红,不敢想她这朵温室里的菟丝花,没了他如何颠簸流离的辛苦。
却见那姑娘握着书卷,温柔而坚韧的笑,正对身侧的女童道:“身为女子,最要紧的是自立,有没有男人不甚打紧,你看,我们同样过的很好。”
江陈骤然抬眸,在她清凌凌的眉眼间,再未寻到那乖巧的依赖。
(1)男主无妻妾,双c,追妻火葬场
推下预收文《他的金丝雀》《我虐了我的白月光》,专栏求收藏。
《他的金丝雀》
陆青凝自幼失怙,寄人篱下,打小儿便学会了看人脸色。凭着点子狡黠心性,在忠勇候崔家讨份活路。
到了要出嫁的年纪,打定了注意要给自己寻个安稳。
她不动声色,温柔浅笑着,将沈家的公子哥引得捧出一颗心。
那日芙蓉帐暖,她伸出皓雪般的腕子,轻勾男子玉带,委委屈屈:“沈哥哥,你快将青凝带离崔家吧。”
只帐帘一掀开,她才瞧清,那榻边的男子不是她的沈哥哥,而是那瞧着温润如玉,实则阴鸷冷漠的崔家表兄。
崔淮攥住那腕子,细细摩挲,似笑非笑:“阿凝,没有人能带走你。”
......
忠勇候府世子崔淮,世人都道其温润清雅,如玉山将倾,可无人处,那无双公子眼里的温柔散尽,是不将一切看在眼里的淡漠。
直到那日,他瞧见青凝站在梨花树下,眉眼盈盈,轻轻勾了勾沈公子的手。
年轻的世子在暗影里仰起头,喉结微动,心下晓得,这陆家青凝怕是再出不了他崔家半步,他要的,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我虐了我的白月光》
我叫夭夭,万年前还是个逍遥鬼魅,朱雀门边见了青辞帝君惑人的笑,便丢了魂。
少女的爱纯挚而热烈,我捧出一颗心,终于换来了他回头的目光。
我至死都记得,大婚那日,我的新婚夫君青辞冷眼旁观,眼睁睁看着,我被他的白月光一剑穿心。
那天界六公主巧笑倩兮:“辞哥哥,你替我诱来的这鬼魅,修补我的元神确实合适。”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所有缱绻温情都是假象!
我余下一缕残魂飘荡人间,偶然得知青辞帝君下凡来历轮回,便化作凡间女,一点点魅惑了他的心。
然后幻化出大婚那日的场景,朝他娇媚一笑,撞向了那剑刃,血洒当场!
我看着他蜷曲着身子,痛苦的发不出声,在十世轮回中一遍遍记起那爱人毙命的场景,绝望而无力。
这是我为他准备的十世孤寂!
再后来我杀进云雀宫,让天界的六公主跪在脚下,献上了被夺去的神识。
我以为这神生也算圆满了,却万没料到,历劫归来的青辞将我逼近了角落,他泪中和了血,泣不成声:“夭夭,我还了你十世,可能再换来你看我一眼。”
只是他不晓得,鬼魅被剑气穿了魂,便失了爱人的能力,我再不能如当年一样,满怀炽热看向你。
食用指南:正文第三人称,只有文案第一人称。
立意:努力生活,遇到困难要迎难而上,争取幸福。

神鉴

神鉴

作者:时镜

那年清明雨上,少女跌跌撞撞,闯进了江陈的眼帘,湿透的薄衫裹在身上,抬起湿漉漉的眼,恳请:“但愿国公爷,能伸一把援手。”
江陈望着这熟悉的眉眼,轻笑:“自然可以,只需拿些东西来换。”
自此音音便成了他的外室。
起初他以为自己要的只是一晌贪欢,到后来却越发撒不开手,选妻时便发了话:“我有外室柔弱无依,需得寻个能容人的。”
等赐婚的诏书一下,他以为音音多少会有些芥蒂,却见她还是惯常温和的笑,像一朵风中的菟丝花,柔弱易碎,只能倚靠他而活,让他彻底放了心。
直到那日,他撞见他那御赐的未婚妻将他的菟丝花逼上了江堤,音音纵身一跃,葬身江流,他才晓得,她亦是有铮铮傲骨。
......
后来他在江南再寻到那抹身影,眼尾便染了赤红,不敢想她这朵温室里的菟丝花,没了他如何颠簸流离的辛苦。
却见那姑娘握着书卷,温柔而坚韧的笑,正对身侧的女童道:“身为女子,最要紧的是自立,有没有男人不甚打紧,你看,我们同样过的很好。”
江陈骤然抬眸,在她清凌凌的眉眼间,再未寻到那乖巧的依赖。
(1)男主无妻妾,双c,追妻火葬场
推下预收文《他的金丝雀》《我虐了我的白月光》,专栏求收藏。
《他的金丝雀》
陆青凝自幼失怙,寄人篱下,打小儿便学会了看人脸色。凭着点子狡黠心性,在忠勇候崔家讨份活路。
到了要出嫁的年纪,打定了注意要给自己寻个安稳。
她不动声色,温柔浅笑着,将沈家的公子哥引得捧出一颗心。
那日芙蓉帐暖,她伸出皓雪般的腕子,轻勾男子玉带,委委屈屈:“沈哥哥,你快将青凝带离崔家吧。”
只帐帘一掀开,她才瞧清,那榻边的男子不是她的沈哥哥,而是那瞧着温润如玉,实则阴鸷冷漠的崔家表兄。
崔淮攥住那腕子,细细摩挲,似笑非笑:“阿凝,没有人能带走你。”
......
忠勇候府世子崔淮,世人都道其温润清雅,如玉山将倾,可无人处,那无双公子眼里的温柔散尽,是不将一切看在眼里的淡漠。
直到那日,他瞧见青凝站在梨花树下,眉眼盈盈,轻轻勾了勾沈公子的手。
年轻的世子在暗影里仰起头,喉结微动,心下晓得,这陆家青凝怕是再出不了他崔家半步,他要的,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我虐了我的白月光》
我叫夭夭,万年前还是个逍遥鬼魅,朱雀门边见了青辞帝君惑人的笑,便丢了魂。
少女的爱纯挚而热烈,我捧出一颗心,终于换来了他回头的目光。
我至死都记得,大婚那日,我的新婚夫君青辞冷眼旁观,眼睁睁看着,我被他的白月光一剑穿心。
那天界六公主巧笑倩兮:“辞哥哥,你替我诱来的这鬼魅,修补我的元神确实合适。”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所有缱绻温情都是假象!
我余下一缕残魂飘荡人间,偶然得知青辞帝君下凡来历轮回,便化作凡间女,一点点魅惑了他的心。
然后幻化出大婚那日的场景,朝他娇媚一笑,撞向了那剑刃,血洒当场!
我看着他蜷曲着身子,痛苦的发不出声,在十世轮回中一遍遍记起那爱人毙命的场景,绝望而无力。
这是我为他准备的十世孤寂!
再后来我杀进云雀宫,让天界的六公主跪在脚下,献上了被夺去的神识。
我以为这神生也算圆满了,却万没料到,历劫归来的青辞将我逼近了角落,他泪中和了血,泣不成声:“夭夭,我还了你十世,可能再换来你看我一眼。”
只是他不晓得,鬼魅被剑气穿了魂,便失了爱人的能力,我再不能如当年一样,满怀炽热看向你。
食用指南:正文第三人称,只有文案第一人称。
立意:努力生活,遇到困难要迎难而上,争取幸福。

女配她美貌动人

女配她美貌动人

作者:白糖奶兔

那年清明雨上,少女跌跌撞撞,闯进了江陈的眼帘,湿透的薄衫裹在身上,抬起湿漉漉的眼,恳请:“但愿国公爷,能伸一把援手。”
江陈望着这熟悉的眉眼,轻笑:“自然可以,只需拿些东西来换。”
自此音音便成了他的外室。
起初他以为自己要的只是一晌贪欢,到后来却越发撒不开手,选妻时便发了话:“我有外室柔弱无依,需得寻个能容人的。”
等赐婚的诏书一下,他以为音音多少会有些芥蒂,却见她还是惯常温和的笑,像一朵风中的菟丝花,柔弱易碎,只能倚靠他而活,让他彻底放了心。
直到那日,他撞见他那御赐的未婚妻将他的菟丝花逼上了江堤,音音纵身一跃,葬身江流,他才晓得,她亦是有铮铮傲骨。
......
后来他在江南再寻到那抹身影,眼尾便染了赤红,不敢想她这朵温室里的菟丝花,没了他如何颠簸流离的辛苦。
却见那姑娘握着书卷,温柔而坚韧的笑,正对身侧的女童道:“身为女子,最要紧的是自立,有没有男人不甚打紧,你看,我们同样过的很好。”
江陈骤然抬眸,在她清凌凌的眉眼间,再未寻到那乖巧的依赖。
(1)男主无妻妾,双c,追妻火葬场
推下预收文《他的金丝雀》《我虐了我的白月光》,专栏求收藏。
《他的金丝雀》
陆青凝自幼失怙,寄人篱下,打小儿便学会了看人脸色。凭着点子狡黠心性,在忠勇候崔家讨份活路。
到了要出嫁的年纪,打定了注意要给自己寻个安稳。
她不动声色,温柔浅笑着,将沈家的公子哥引得捧出一颗心。
那日芙蓉帐暖,她伸出皓雪般的腕子,轻勾男子玉带,委委屈屈:“沈哥哥,你快将青凝带离崔家吧。”
只帐帘一掀开,她才瞧清,那榻边的男子不是她的沈哥哥,而是那瞧着温润如玉,实则阴鸷冷漠的崔家表兄。
崔淮攥住那腕子,细细摩挲,似笑非笑:“阿凝,没有人能带走你。”
......
忠勇候府世子崔淮,世人都道其温润清雅,如玉山将倾,可无人处,那无双公子眼里的温柔散尽,是不将一切看在眼里的淡漠。
直到那日,他瞧见青凝站在梨花树下,眉眼盈盈,轻轻勾了勾沈公子的手。
年轻的世子在暗影里仰起头,喉结微动,心下晓得,这陆家青凝怕是再出不了他崔家半步,他要的,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我虐了我的白月光》
我叫夭夭,万年前还是个逍遥鬼魅,朱雀门边见了青辞帝君惑人的笑,便丢了魂。
少女的爱纯挚而热烈,我捧出一颗心,终于换来了他回头的目光。
我至死都记得,大婚那日,我的新婚夫君青辞冷眼旁观,眼睁睁看着,我被他的白月光一剑穿心。
那天界六公主巧笑倩兮:“辞哥哥,你替我诱来的这鬼魅,修补我的元神确实合适。”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所有缱绻温情都是假象!
我余下一缕残魂飘荡人间,偶然得知青辞帝君下凡来历轮回,便化作凡间女,一点点魅惑了他的心。
然后幻化出大婚那日的场景,朝他娇媚一笑,撞向了那剑刃,血洒当场!
我看着他蜷曲着身子,痛苦的发不出声,在十世轮回中一遍遍记起那爱人毙命的场景,绝望而无力。
这是我为他准备的十世孤寂!
再后来我杀进云雀宫,让天界的六公主跪在脚下,献上了被夺去的神识。
我以为这神生也算圆满了,却万没料到,历劫归来的青辞将我逼近了角落,他泪中和了血,泣不成声:“夭夭,我还了你十世,可能再换来你看我一眼。”
只是他不晓得,鬼魅被剑气穿了魂,便失了爱人的能力,我再不能如当年一样,满怀炽热看向你。
食用指南:正文第三人称,只有文案第一人称。
立意:努力生活,遇到困难要迎难而上,争取幸福。

和离后前夫成了我外室

和离后前夫成了我外室

作者:怂怂的小包

那年清明雨上,少女跌跌撞撞,闯进了江陈的眼帘,湿透的薄衫裹在身上,抬起湿漉漉的眼,恳请:“但愿国公爷,能伸一把援手。”
江陈望着这熟悉的眉眼,轻笑:“自然可以,只需拿些东西来换。”
自此音音便成了他的外室。
起初他以为自己要的只是一晌贪欢,到后来却越发撒不开手,选妻时便发了话:“我有外室柔弱无依,需得寻个能容人的。”
等赐婚的诏书一下,他以为音音多少会有些芥蒂,却见她还是惯常温和的笑,像一朵风中的菟丝花,柔弱易碎,只能倚靠他而活,让他彻底放了心。
直到那日,他撞见他那御赐的未婚妻将他的菟丝花逼上了江堤,音音纵身一跃,葬身江流,他才晓得,她亦是有铮铮傲骨。
......
后来他在江南再寻到那抹身影,眼尾便染了赤红,不敢想她这朵温室里的菟丝花,没了他如何颠簸流离的辛苦。
却见那姑娘握着书卷,温柔而坚韧的笑,正对身侧的女童道:“身为女子,最要紧的是自立,有没有男人不甚打紧,你看,我们同样过的很好。”
江陈骤然抬眸,在她清凌凌的眉眼间,再未寻到那乖巧的依赖。
(1)男主无妻妾,双c,追妻火葬场
推下预收文《他的金丝雀》《我虐了我的白月光》,专栏求收藏。
《他的金丝雀》
陆青凝自幼失怙,寄人篱下,打小儿便学会了看人脸色。凭着点子狡黠心性,在忠勇候崔家讨份活路。
到了要出嫁的年纪,打定了注意要给自己寻个安稳。
她不动声色,温柔浅笑着,将沈家的公子哥引得捧出一颗心。
那日芙蓉帐暖,她伸出皓雪般的腕子,轻勾男子玉带,委委屈屈:“沈哥哥,你快将青凝带离崔家吧。”
只帐帘一掀开,她才瞧清,那榻边的男子不是她的沈哥哥,而是那瞧着温润如玉,实则阴鸷冷漠的崔家表兄。
崔淮攥住那腕子,细细摩挲,似笑非笑:“阿凝,没有人能带走你。”
......
忠勇候府世子崔淮,世人都道其温润清雅,如玉山将倾,可无人处,那无双公子眼里的温柔散尽,是不将一切看在眼里的淡漠。
直到那日,他瞧见青凝站在梨花树下,眉眼盈盈,轻轻勾了勾沈公子的手。
年轻的世子在暗影里仰起头,喉结微动,心下晓得,这陆家青凝怕是再出不了他崔家半步,他要的,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我虐了我的白月光》
我叫夭夭,万年前还是个逍遥鬼魅,朱雀门边见了青辞帝君惑人的笑,便丢了魂。
少女的爱纯挚而热烈,我捧出一颗心,终于换来了他回头的目光。
我至死都记得,大婚那日,我的新婚夫君青辞冷眼旁观,眼睁睁看着,我被他的白月光一剑穿心。
那天界六公主巧笑倩兮:“辞哥哥,你替我诱来的这鬼魅,修补我的元神确实合适。”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所有缱绻温情都是假象!
我余下一缕残魂飘荡人间,偶然得知青辞帝君下凡来历轮回,便化作凡间女,一点点魅惑了他的心。
然后幻化出大婚那日的场景,朝他娇媚一笑,撞向了那剑刃,血洒当场!
我看着他蜷曲着身子,痛苦的发不出声,在十世轮回中一遍遍记起那爱人毙命的场景,绝望而无力。
这是我为他准备的十世孤寂!
再后来我杀进云雀宫,让天界的六公主跪在脚下,献上了被夺去的神识。
我以为这神生也算圆满了,却万没料到,历劫归来的青辞将我逼近了角落,他泪中和了血,泣不成声:“夭夭,我还了你十世,可能再换来你看我一眼。”
只是他不晓得,鬼魅被剑气穿了魂,便失了爱人的能力,我再不能如当年一样,满怀炽热看向你。
食用指南:正文第三人称,只有文案第一人称。
立意:努力生活,遇到困难要迎难而上,争取幸福。

站内强推: 重生农女之药园空间金丝帐女王星汉灿烂,幸甚至哉宗亲家的小娘子逆天狐宝:神医娘亲又掉马了王府小妾道长今天又在劫镖[综武侠]王爷的婚后日常我的妖怪师父反派秘籍有点贱仙灵图谱轮转月将军说她不娶妻二代散修生活记快穿之男配不做备胎皇后娘娘每天都在艰难求生七十年代纪事重生后大佬满级夜来公主香快穿:渣女她只攻略不负责穿越之兽人也忠犬琵琶精她成了道门砥柱极品女仙快穿之炮灰男配有人爱重生仙妻:霸道老公别撩我虐文女配在线改结局重生之如花美眷被修仙大佬迎娶的凡人江神企图狙到我重生之极品弃女大佬退休后(快穿)农家子的古代科举生活重生后我又嫁给了那个恶棍山有扶苏流水迢迢大宫 (GL)鬼医墨凰:魔尊大人,别撩我!我靠卡牌搞基建我靠召唤玩家科学救世重生国民千金:冷神,离远点!师尊可望不可即来自异界的你陛下略怂猎户家的修仙小娇娘跳梁小丑混世记妖魅王子音煞驸马之道拐个妖皇卖龙气
经典收藏: 逆天狐宝:神医娘亲又掉马了琉璃美人煞绝色倾城之天才召唤师我是极品炉鼎炮灰只想活得好(快穿)宠妃攻略天下无双:王妃太嚣张女尊之宠夫师姐狡于狐(重生)来自初始的虹寻案迷踪(女尊)娇娘敛财手册三千荣华不如你清心游穿越之妖女有毒肥仙记村里有个末世男[重生]渡劫老祖是炮灰[快穿]末日叛刃失落封印[红楼]幸好我还是贵公子甜文女配(穿书)女配之我本炮灰万人之上男主他有病渣攻都去哪了[快穿]恃君宠是你追不到的女主所有人都想扒我马甲口蜜腹贱[清]娘娘驾到惊!大佬穿成小可怜[快穿]超英遇上二次元[综漫][综漫]两百万光年遥远之星一仙难求重生之星际淘宝主穿进雷剧考科举青溟界黛玉每天看小说追灵计先撩为敬[综武侠]全世界都怕我唱歌龙傲天的第一情敌[穿书]植灵女王升级记修真家族崛起录系统:开局丑废卖假药龙凤双子:谁敢动朕的皇后三步上篮(上)野兽的魔法师[综]穿越路西菲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