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和离后前王妃总是被求娶

首页

和离后前王妃总是被求娶

作者:吃饭积极分子

分类:游戏情缘

状态:完结

更新:2020-12-16

最新:番外二

开始阅读 查看目录 加入书架 TXT下载
和离后前王妃总是被求娶小说简介
【每日双更,晚上九点和十二点整,有事会请假~】
裴清绮嫁人时不曾想过,原来男人一旦移情别恋了,心便会变得比石头还冷。
——她陪苏允承一路走过低谷,不离不弃,最终风光大嫁,无限荣宠。
后来男人迎娶侧妃,对她说只是身不由己,希望她顾全大局。
裴清绮信了。
可不过短短一年光阴,他却牵着那美人儿的手对裴清绮说:“萱儿年纪小,天真单纯,性子烂漫,王妃要帮本王好生照顾着。”
裴清绮心如灰烬。
十年相伴,他宠妾灭妻,让她自请下堂。
最后,他天真烂漫的萱儿仗着有王爷的盛宠,将怀有身孕的裴清绮推入井中——
匆匆赶来的男人肝肠寸断,也随着她跳了。
一朝重生,裴清绮回到了苏允承求娶她那年。
望着眼前追随自己而来的男人,她笑着带泪说:“宁做一介风尘女,不做王爷下堂妻。”
苏允承顿时如遭雷劈,霎那间红了眼,仓惶跪在了她身前:“夫人还是不肯原谅我?”
“十年负心,莫不敢忘。”
后来,裴清绮出嫁那一天的前夜,大雪压梅,苏允承在雪中跪了一夜,却丝毫换不来她的回心转意。
满城红妆那日,他跟在迎亲队伍后,凄楚地看着那个乌都最美的新娘——
曾经是他的新娘,如今却另嫁好郎君。
凤冠霞帔,天下为聘。
他没给她的,另一个男人都给了。
【排雷】:渣王爷不是男主!渣王爷不是男主!
前期虐女主,很虐;后期虐渣男,很虐。
古早狗血风,渣男就得扔,该换人换人,该重生重生,可以给渣男点蜡但不要给作者送终。
——预收文《被废后成了邻国皇帝的独宠》的分割线——
一代战神夏绒纯身为女将,从未吃过败仗。
她褪下铠甲、登上后位的那一天,也是她为了稳固宋穹的江山、自愿去邻国当人质的那一天。
那一天——
宋穹紧紧抱着她:“这江山我不要了,这皇帝我也不当了,你别走……”
最后她还是走了,不止为了她深爱的男人,更为了那些再也经不住战火的百姓。
十年期满——
夏绒纯在萧国当了十年人质,尽职尽守;萧国皇帝萧荆山十年空置后宫,从未踏入她的地盘。
她去萧国的第一年,便诞下宋穹的小皇子,二十八岁那年,她终于被宋穹接回皇宫,带着一个九岁的孩子,一家三口紧紧相拥——
而宋穹身后,还跟着一位与她极其相像的小姑娘,正怯生生又带着懦弱地打量着她。
夏绒纯:“她是谁?”
她藏在男人身后,弱声说:“奴婢只是代替皇后娘娘照顾皇上、以解皇上相思之苦的替身,既然皇后娘娘回宫,那奴婢便自行离去……”
皇帝身旁最得宠的小太监连忙跪了下来,“贵妃娘娘三思!这十年来都是您陪在皇上身边,皇上离不开您啊!”
夏绒纯心一颤:“……贵妃?”
宋穹眸光深沉,晦涩道:“春儿劳苦功高,封她为贵妃,此后便长居偏殿,不打扰你我。”
夏绒纯一怔,忍住心裂的苦楚,随即叹笑摇头,“她是何来的苦、何来的功啊?”
她在萧国为质十年,她却在宫中伺候皇帝,这便是所谓的劳苦功高?
夏绒纯的爱情熄灭了。
她无法容忍所谓的替身存在,哪怕宋穹再三解释他从未碰过她,她也不肯回心转意。
——最后男人跪在夏绒纯面前,也无法挽回她那颗心。
夏绒纯依旧做着她滴水不漏的皇后,只是对宋穹再也没有任何爱意,对他的温柔和退步视而不见。
宋穹爱极生恨,掐着她的脖子逼她,“你宁愿带兵打仗都不愿意做朕的皇后,可知有的是人想做?春儿腹中已有朕的骨肉,既然你不愿,那便让给她?”
夏绒纯俯身叩首,“臣求之不得。”
宋穹颓然松手,沉沉看着她,半晌,拂身而去,“朕如你所愿。”
废后的消息传出去之后,萧国突然起兵,攻至城下。
皇后被废,再无战神,哪怕再负隅抵抗,也被萧国一举攻下。
城破那天,萧荆山骑在马背上威风凛凛,怀中抱着他的废后,眼神温柔到极致。
那一刻,宋穹肝胆俱裂。
就连他那不满十岁的小太子,也用崇拜的眼神望着那个男人。
宋穹终于意识到自己将失去她,失魂落魄地跪在夏绒纯身前,祈求怜悯,“朕愿为奴为质,再给朕一个机会……”
他甚至愿意与他们一同去萧国,哪怕要做十年人质,他也不能失去她。
只是一切为时已晚。
他总是爱得不够好,该珍惜时不珍惜,该放手时又不放手。
排雷:
古早狗血/男二上位/男主找替身替了个寂寞、追妻追了个寂寞的大型火葬场
男主后期很疯,为了挽回女主不但跟着男二回去做人质,甚至在女主对男二动心的时候绝望到愿意做小,只要留在女主身边
立意:人生处处是起点,任何时候都不要放弃自己,放弃希望。
和离后前王妃总是被求娶最新章节
查看《和离后前王妃总是被求娶》完整目录

和离后前王妃总是被求娶相关词

和离后前王妃总是被求娶28(和离后前王妃总是被求娶全文)夫君篡位成功后她跑路了(女主和离不回头古言)和离后前王妃总是被求娶小说(和离后前王妃总是被求娶下载)《和离后(和离后前王妃总是被求娶29)@7:和离后前王妃总是被求娶(和离后前王妃总是被求娶作者:吃饭积极分子)

猜您喜欢

琉璃美人煞

琉璃美人煞

作者:十四郎

【每日双更,晚上九点和十二点整,有事会请假~】
裴清绮嫁人时不曾想过,原来男人一旦移情别恋了,心便会变得比石头还冷。
——她陪苏允承一路走过低谷,不离不弃,最终风光大嫁,无限荣宠。
后来男人迎娶侧妃,对她说只是身不由己,希望她顾全大局。
裴清绮信了。
可不过短短一年光阴,他却牵着那美人儿的手对裴清绮说:“萱儿年纪小,天真单纯,性子烂漫,王妃要帮本王好生照顾着。”
裴清绮心如灰烬。
十年相伴,他宠妾灭妻,让她自请下堂。
最后,他天真烂漫的萱儿仗着有王爷的盛宠,将怀有身孕的裴清绮推入井中——
匆匆赶来的男人肝肠寸断,也随着她跳了。
一朝重生,裴清绮回到了苏允承求娶她那年。
望着眼前追随自己而来的男人,她笑着带泪说:“宁做一介风尘女,不做王爷下堂妻。”
苏允承顿时如遭雷劈,霎那间红了眼,仓惶跪在了她身前:“夫人还是不肯原谅我?”
“十年负心,莫不敢忘。”
后来,裴清绮出嫁那一天的前夜,大雪压梅,苏允承在雪中跪了一夜,却丝毫换不来她的回心转意。
满城红妆那日,他跟在迎亲队伍后,凄楚地看着那个乌都最美的新娘——
曾经是他的新娘,如今却另嫁好郎君。
凤冠霞帔,天下为聘。
他没给她的,另一个男人都给了。
【排雷】:渣王爷不是男主!渣王爷不是男主!
前期虐女主,很虐;后期虐渣男,很虐。
古早狗血风,渣男就得扔,该换人换人,该重生重生,可以给渣男点蜡但不要给作者送终。
——预收文《被废后成了邻国皇帝的独宠》的分割线——
一代战神夏绒纯身为女将,从未吃过败仗。
她褪下铠甲、登上后位的那一天,也是她为了稳固宋穹的江山、自愿去邻国当人质的那一天。
那一天——
宋穹紧紧抱着她:“这江山我不要了,这皇帝我也不当了,你别走……”
最后她还是走了,不止为了她深爱的男人,更为了那些再也经不住战火的百姓。
十年期满——
夏绒纯在萧国当了十年人质,尽职尽守;萧国皇帝萧荆山十年空置后宫,从未踏入她的地盘。
她去萧国的第一年,便诞下宋穹的小皇子,二十八岁那年,她终于被宋穹接回皇宫,带着一个九岁的孩子,一家三口紧紧相拥——
而宋穹身后,还跟着一位与她极其相像的小姑娘,正怯生生又带着懦弱地打量着她。
夏绒纯:“她是谁?”
她藏在男人身后,弱声说:“奴婢只是代替皇后娘娘照顾皇上、以解皇上相思之苦的替身,既然皇后娘娘回宫,那奴婢便自行离去……”
皇帝身旁最得宠的小太监连忙跪了下来,“贵妃娘娘三思!这十年来都是您陪在皇上身边,皇上离不开您啊!”
夏绒纯心一颤:“……贵妃?”
宋穹眸光深沉,晦涩道:“春儿劳苦功高,封她为贵妃,此后便长居偏殿,不打扰你我。”
夏绒纯一怔,忍住心裂的苦楚,随即叹笑摇头,“她是何来的苦、何来的功啊?”
她在萧国为质十年,她却在宫中伺候皇帝,这便是所谓的劳苦功高?
夏绒纯的爱情熄灭了。
她无法容忍所谓的替身存在,哪怕宋穹再三解释他从未碰过她,她也不肯回心转意。
——最后男人跪在夏绒纯面前,也无法挽回她那颗心。
夏绒纯依旧做着她滴水不漏的皇后,只是对宋穹再也没有任何爱意,对他的温柔和退步视而不见。
宋穹爱极生恨,掐着她的脖子逼她,“你宁愿带兵打仗都不愿意做朕的皇后,可知有的是人想做?春儿腹中已有朕的骨肉,既然你不愿,那便让给她?”
夏绒纯俯身叩首,“臣求之不得。”
宋穹颓然松手,沉沉看着她,半晌,拂身而去,“朕如你所愿。”
废后的消息传出去之后,萧国突然起兵,攻至城下。
皇后被废,再无战神,哪怕再负隅抵抗,也被萧国一举攻下。
城破那天,萧荆山骑在马背上威风凛凛,怀中抱着他的废后,眼神温柔到极致。
那一刻,宋穹肝胆俱裂。
就连他那不满十岁的小太子,也用崇拜的眼神望着那个男人。
宋穹终于意识到自己将失去她,失魂落魄地跪在夏绒纯身前,祈求怜悯,“朕愿为奴为质,再给朕一个机会……”
他甚至愿意与他们一同去萧国,哪怕要做十年人质,他也不能失去她。
只是一切为时已晚。
他总是爱得不够好,该珍惜时不珍惜,该放手时又不放手。
排雷:
古早狗血/男二上位/男主找替身替了个寂寞、追妻追了个寂寞的大型火葬场
男主后期很疯,为了挽回女主不但跟着男二回去做人质,甚至在女主对男二动心的时候绝望到愿意做小,只要留在女主身边
立意:人生处处是起点,任何时候都不要放弃自己,放弃希望。

王府小妾

王府小妾

作者:红芹酥酒

【每日双更,晚上九点和十二点整,有事会请假~】
裴清绮嫁人时不曾想过,原来男人一旦移情别恋了,心便会变得比石头还冷。
——她陪苏允承一路走过低谷,不离不弃,最终风光大嫁,无限荣宠。
后来男人迎娶侧妃,对她说只是身不由己,希望她顾全大局。
裴清绮信了。
可不过短短一年光阴,他却牵着那美人儿的手对裴清绮说:“萱儿年纪小,天真单纯,性子烂漫,王妃要帮本王好生照顾着。”
裴清绮心如灰烬。
十年相伴,他宠妾灭妻,让她自请下堂。
最后,他天真烂漫的萱儿仗着有王爷的盛宠,将怀有身孕的裴清绮推入井中——
匆匆赶来的男人肝肠寸断,也随着她跳了。
一朝重生,裴清绮回到了苏允承求娶她那年。
望着眼前追随自己而来的男人,她笑着带泪说:“宁做一介风尘女,不做王爷下堂妻。”
苏允承顿时如遭雷劈,霎那间红了眼,仓惶跪在了她身前:“夫人还是不肯原谅我?”
“十年负心,莫不敢忘。”
后来,裴清绮出嫁那一天的前夜,大雪压梅,苏允承在雪中跪了一夜,却丝毫换不来她的回心转意。
满城红妆那日,他跟在迎亲队伍后,凄楚地看着那个乌都最美的新娘——
曾经是他的新娘,如今却另嫁好郎君。
凤冠霞帔,天下为聘。
他没给她的,另一个男人都给了。
【排雷】:渣王爷不是男主!渣王爷不是男主!
前期虐女主,很虐;后期虐渣男,很虐。
古早狗血风,渣男就得扔,该换人换人,该重生重生,可以给渣男点蜡但不要给作者送终。
——预收文《被废后成了邻国皇帝的独宠》的分割线——
一代战神夏绒纯身为女将,从未吃过败仗。
她褪下铠甲、登上后位的那一天,也是她为了稳固宋穹的江山、自愿去邻国当人质的那一天。
那一天——
宋穹紧紧抱着她:“这江山我不要了,这皇帝我也不当了,你别走……”
最后她还是走了,不止为了她深爱的男人,更为了那些再也经不住战火的百姓。
十年期满——
夏绒纯在萧国当了十年人质,尽职尽守;萧国皇帝萧荆山十年空置后宫,从未踏入她的地盘。
她去萧国的第一年,便诞下宋穹的小皇子,二十八岁那年,她终于被宋穹接回皇宫,带着一个九岁的孩子,一家三口紧紧相拥——
而宋穹身后,还跟着一位与她极其相像的小姑娘,正怯生生又带着懦弱地打量着她。
夏绒纯:“她是谁?”
她藏在男人身后,弱声说:“奴婢只是代替皇后娘娘照顾皇上、以解皇上相思之苦的替身,既然皇后娘娘回宫,那奴婢便自行离去……”
皇帝身旁最得宠的小太监连忙跪了下来,“贵妃娘娘三思!这十年来都是您陪在皇上身边,皇上离不开您啊!”
夏绒纯心一颤:“……贵妃?”
宋穹眸光深沉,晦涩道:“春儿劳苦功高,封她为贵妃,此后便长居偏殿,不打扰你我。”
夏绒纯一怔,忍住心裂的苦楚,随即叹笑摇头,“她是何来的苦、何来的功啊?”
她在萧国为质十年,她却在宫中伺候皇帝,这便是所谓的劳苦功高?
夏绒纯的爱情熄灭了。
她无法容忍所谓的替身存在,哪怕宋穹再三解释他从未碰过她,她也不肯回心转意。
——最后男人跪在夏绒纯面前,也无法挽回她那颗心。
夏绒纯依旧做着她滴水不漏的皇后,只是对宋穹再也没有任何爱意,对他的温柔和退步视而不见。
宋穹爱极生恨,掐着她的脖子逼她,“你宁愿带兵打仗都不愿意做朕的皇后,可知有的是人想做?春儿腹中已有朕的骨肉,既然你不愿,那便让给她?”
夏绒纯俯身叩首,“臣求之不得。”
宋穹颓然松手,沉沉看着她,半晌,拂身而去,“朕如你所愿。”
废后的消息传出去之后,萧国突然起兵,攻至城下。
皇后被废,再无战神,哪怕再负隅抵抗,也被萧国一举攻下。
城破那天,萧荆山骑在马背上威风凛凛,怀中抱着他的废后,眼神温柔到极致。
那一刻,宋穹肝胆俱裂。
就连他那不满十岁的小太子,也用崇拜的眼神望着那个男人。
宋穹终于意识到自己将失去她,失魂落魄地跪在夏绒纯身前,祈求怜悯,“朕愿为奴为质,再给朕一个机会……”
他甚至愿意与他们一同去萧国,哪怕要做十年人质,他也不能失去她。
只是一切为时已晚。
他总是爱得不够好,该珍惜时不珍惜,该放手时又不放手。
排雷:
古早狗血/男二上位/男主找替身替了个寂寞、追妻追了个寂寞的大型火葬场
男主后期很疯,为了挽回女主不但跟着男二回去做人质,甚至在女主对男二动心的时候绝望到愿意做小,只要留在女主身边
立意:人生处处是起点,任何时候都不要放弃自己,放弃希望。

神鉴

神鉴

作者:时镜

【每日双更,晚上九点和十二点整,有事会请假~】
裴清绮嫁人时不曾想过,原来男人一旦移情别恋了,心便会变得比石头还冷。
——她陪苏允承一路走过低谷,不离不弃,最终风光大嫁,无限荣宠。
后来男人迎娶侧妃,对她说只是身不由己,希望她顾全大局。
裴清绮信了。
可不过短短一年光阴,他却牵着那美人儿的手对裴清绮说:“萱儿年纪小,天真单纯,性子烂漫,王妃要帮本王好生照顾着。”
裴清绮心如灰烬。
十年相伴,他宠妾灭妻,让她自请下堂。
最后,他天真烂漫的萱儿仗着有王爷的盛宠,将怀有身孕的裴清绮推入井中——
匆匆赶来的男人肝肠寸断,也随着她跳了。
一朝重生,裴清绮回到了苏允承求娶她那年。
望着眼前追随自己而来的男人,她笑着带泪说:“宁做一介风尘女,不做王爷下堂妻。”
苏允承顿时如遭雷劈,霎那间红了眼,仓惶跪在了她身前:“夫人还是不肯原谅我?”
“十年负心,莫不敢忘。”
后来,裴清绮出嫁那一天的前夜,大雪压梅,苏允承在雪中跪了一夜,却丝毫换不来她的回心转意。
满城红妆那日,他跟在迎亲队伍后,凄楚地看着那个乌都最美的新娘——
曾经是他的新娘,如今却另嫁好郎君。
凤冠霞帔,天下为聘。
他没给她的,另一个男人都给了。
【排雷】:渣王爷不是男主!渣王爷不是男主!
前期虐女主,很虐;后期虐渣男,很虐。
古早狗血风,渣男就得扔,该换人换人,该重生重生,可以给渣男点蜡但不要给作者送终。
——预收文《被废后成了邻国皇帝的独宠》的分割线——
一代战神夏绒纯身为女将,从未吃过败仗。
她褪下铠甲、登上后位的那一天,也是她为了稳固宋穹的江山、自愿去邻国当人质的那一天。
那一天——
宋穹紧紧抱着她:“这江山我不要了,这皇帝我也不当了,你别走……”
最后她还是走了,不止为了她深爱的男人,更为了那些再也经不住战火的百姓。
十年期满——
夏绒纯在萧国当了十年人质,尽职尽守;萧国皇帝萧荆山十年空置后宫,从未踏入她的地盘。
她去萧国的第一年,便诞下宋穹的小皇子,二十八岁那年,她终于被宋穹接回皇宫,带着一个九岁的孩子,一家三口紧紧相拥——
而宋穹身后,还跟着一位与她极其相像的小姑娘,正怯生生又带着懦弱地打量着她。
夏绒纯:“她是谁?”
她藏在男人身后,弱声说:“奴婢只是代替皇后娘娘照顾皇上、以解皇上相思之苦的替身,既然皇后娘娘回宫,那奴婢便自行离去……”
皇帝身旁最得宠的小太监连忙跪了下来,“贵妃娘娘三思!这十年来都是您陪在皇上身边,皇上离不开您啊!”
夏绒纯心一颤:“……贵妃?”
宋穹眸光深沉,晦涩道:“春儿劳苦功高,封她为贵妃,此后便长居偏殿,不打扰你我。”
夏绒纯一怔,忍住心裂的苦楚,随即叹笑摇头,“她是何来的苦、何来的功啊?”
她在萧国为质十年,她却在宫中伺候皇帝,这便是所谓的劳苦功高?
夏绒纯的爱情熄灭了。
她无法容忍所谓的替身存在,哪怕宋穹再三解释他从未碰过她,她也不肯回心转意。
——最后男人跪在夏绒纯面前,也无法挽回她那颗心。
夏绒纯依旧做着她滴水不漏的皇后,只是对宋穹再也没有任何爱意,对他的温柔和退步视而不见。
宋穹爱极生恨,掐着她的脖子逼她,“你宁愿带兵打仗都不愿意做朕的皇后,可知有的是人想做?春儿腹中已有朕的骨肉,既然你不愿,那便让给她?”
夏绒纯俯身叩首,“臣求之不得。”
宋穹颓然松手,沉沉看着她,半晌,拂身而去,“朕如你所愿。”
废后的消息传出去之后,萧国突然起兵,攻至城下。
皇后被废,再无战神,哪怕再负隅抵抗,也被萧国一举攻下。
城破那天,萧荆山骑在马背上威风凛凛,怀中抱着他的废后,眼神温柔到极致。
那一刻,宋穹肝胆俱裂。
就连他那不满十岁的小太子,也用崇拜的眼神望着那个男人。
宋穹终于意识到自己将失去她,失魂落魄地跪在夏绒纯身前,祈求怜悯,“朕愿为奴为质,再给朕一个机会……”
他甚至愿意与他们一同去萧国,哪怕要做十年人质,他也不能失去她。
只是一切为时已晚。
他总是爱得不够好,该珍惜时不珍惜,该放手时又不放手。
排雷:
古早狗血/男二上位/男主找替身替了个寂寞、追妻追了个寂寞的大型火葬场
男主后期很疯,为了挽回女主不但跟着男二回去做人质,甚至在女主对男二动心的时候绝望到愿意做小,只要留在女主身边
立意:人生处处是起点,任何时候都不要放弃自己,放弃希望。

女配她美貌动人

女配她美貌动人

作者:白糖奶兔

【每日双更,晚上九点和十二点整,有事会请假~】
裴清绮嫁人时不曾想过,原来男人一旦移情别恋了,心便会变得比石头还冷。
——她陪苏允承一路走过低谷,不离不弃,最终风光大嫁,无限荣宠。
后来男人迎娶侧妃,对她说只是身不由己,希望她顾全大局。
裴清绮信了。
可不过短短一年光阴,他却牵着那美人儿的手对裴清绮说:“萱儿年纪小,天真单纯,性子烂漫,王妃要帮本王好生照顾着。”
裴清绮心如灰烬。
十年相伴,他宠妾灭妻,让她自请下堂。
最后,他天真烂漫的萱儿仗着有王爷的盛宠,将怀有身孕的裴清绮推入井中——
匆匆赶来的男人肝肠寸断,也随着她跳了。
一朝重生,裴清绮回到了苏允承求娶她那年。
望着眼前追随自己而来的男人,她笑着带泪说:“宁做一介风尘女,不做王爷下堂妻。”
苏允承顿时如遭雷劈,霎那间红了眼,仓惶跪在了她身前:“夫人还是不肯原谅我?”
“十年负心,莫不敢忘。”
后来,裴清绮出嫁那一天的前夜,大雪压梅,苏允承在雪中跪了一夜,却丝毫换不来她的回心转意。
满城红妆那日,他跟在迎亲队伍后,凄楚地看着那个乌都最美的新娘——
曾经是他的新娘,如今却另嫁好郎君。
凤冠霞帔,天下为聘。
他没给她的,另一个男人都给了。
【排雷】:渣王爷不是男主!渣王爷不是男主!
前期虐女主,很虐;后期虐渣男,很虐。
古早狗血风,渣男就得扔,该换人换人,该重生重生,可以给渣男点蜡但不要给作者送终。
——预收文《被废后成了邻国皇帝的独宠》的分割线——
一代战神夏绒纯身为女将,从未吃过败仗。
她褪下铠甲、登上后位的那一天,也是她为了稳固宋穹的江山、自愿去邻国当人质的那一天。
那一天——
宋穹紧紧抱着她:“这江山我不要了,这皇帝我也不当了,你别走……”
最后她还是走了,不止为了她深爱的男人,更为了那些再也经不住战火的百姓。
十年期满——
夏绒纯在萧国当了十年人质,尽职尽守;萧国皇帝萧荆山十年空置后宫,从未踏入她的地盘。
她去萧国的第一年,便诞下宋穹的小皇子,二十八岁那年,她终于被宋穹接回皇宫,带着一个九岁的孩子,一家三口紧紧相拥——
而宋穹身后,还跟着一位与她极其相像的小姑娘,正怯生生又带着懦弱地打量着她。
夏绒纯:“她是谁?”
她藏在男人身后,弱声说:“奴婢只是代替皇后娘娘照顾皇上、以解皇上相思之苦的替身,既然皇后娘娘回宫,那奴婢便自行离去……”
皇帝身旁最得宠的小太监连忙跪了下来,“贵妃娘娘三思!这十年来都是您陪在皇上身边,皇上离不开您啊!”
夏绒纯心一颤:“……贵妃?”
宋穹眸光深沉,晦涩道:“春儿劳苦功高,封她为贵妃,此后便长居偏殿,不打扰你我。”
夏绒纯一怔,忍住心裂的苦楚,随即叹笑摇头,“她是何来的苦、何来的功啊?”
她在萧国为质十年,她却在宫中伺候皇帝,这便是所谓的劳苦功高?
夏绒纯的爱情熄灭了。
她无法容忍所谓的替身存在,哪怕宋穹再三解释他从未碰过她,她也不肯回心转意。
——最后男人跪在夏绒纯面前,也无法挽回她那颗心。
夏绒纯依旧做着她滴水不漏的皇后,只是对宋穹再也没有任何爱意,对他的温柔和退步视而不见。
宋穹爱极生恨,掐着她的脖子逼她,“你宁愿带兵打仗都不愿意做朕的皇后,可知有的是人想做?春儿腹中已有朕的骨肉,既然你不愿,那便让给她?”
夏绒纯俯身叩首,“臣求之不得。”
宋穹颓然松手,沉沉看着她,半晌,拂身而去,“朕如你所愿。”
废后的消息传出去之后,萧国突然起兵,攻至城下。
皇后被废,再无战神,哪怕再负隅抵抗,也被萧国一举攻下。
城破那天,萧荆山骑在马背上威风凛凛,怀中抱着他的废后,眼神温柔到极致。
那一刻,宋穹肝胆俱裂。
就连他那不满十岁的小太子,也用崇拜的眼神望着那个男人。
宋穹终于意识到自己将失去她,失魂落魄地跪在夏绒纯身前,祈求怜悯,“朕愿为奴为质,再给朕一个机会……”
他甚至愿意与他们一同去萧国,哪怕要做十年人质,他也不能失去她。
只是一切为时已晚。
他总是爱得不够好,该珍惜时不珍惜,该放手时又不放手。
排雷:
古早狗血/男二上位/男主找替身替了个寂寞、追妻追了个寂寞的大型火葬场
男主后期很疯,为了挽回女主不但跟着男二回去做人质,甚至在女主对男二动心的时候绝望到愿意做小,只要留在女主身边
立意:人生处处是起点,任何时候都不要放弃自己,放弃希望。

和离后前夫成了我外室

和离后前夫成了我外室

作者:怂怂的小包

【每日双更,晚上九点和十二点整,有事会请假~】
裴清绮嫁人时不曾想过,原来男人一旦移情别恋了,心便会变得比石头还冷。
——她陪苏允承一路走过低谷,不离不弃,最终风光大嫁,无限荣宠。
后来男人迎娶侧妃,对她说只是身不由己,希望她顾全大局。
裴清绮信了。
可不过短短一年光阴,他却牵着那美人儿的手对裴清绮说:“萱儿年纪小,天真单纯,性子烂漫,王妃要帮本王好生照顾着。”
裴清绮心如灰烬。
十年相伴,他宠妾灭妻,让她自请下堂。
最后,他天真烂漫的萱儿仗着有王爷的盛宠,将怀有身孕的裴清绮推入井中——
匆匆赶来的男人肝肠寸断,也随着她跳了。
一朝重生,裴清绮回到了苏允承求娶她那年。
望着眼前追随自己而来的男人,她笑着带泪说:“宁做一介风尘女,不做王爷下堂妻。”
苏允承顿时如遭雷劈,霎那间红了眼,仓惶跪在了她身前:“夫人还是不肯原谅我?”
“十年负心,莫不敢忘。”
后来,裴清绮出嫁那一天的前夜,大雪压梅,苏允承在雪中跪了一夜,却丝毫换不来她的回心转意。
满城红妆那日,他跟在迎亲队伍后,凄楚地看着那个乌都最美的新娘——
曾经是他的新娘,如今却另嫁好郎君。
凤冠霞帔,天下为聘。
他没给她的,另一个男人都给了。
【排雷】:渣王爷不是男主!渣王爷不是男主!
前期虐女主,很虐;后期虐渣男,很虐。
古早狗血风,渣男就得扔,该换人换人,该重生重生,可以给渣男点蜡但不要给作者送终。
——预收文《被废后成了邻国皇帝的独宠》的分割线——
一代战神夏绒纯身为女将,从未吃过败仗。
她褪下铠甲、登上后位的那一天,也是她为了稳固宋穹的江山、自愿去邻国当人质的那一天。
那一天——
宋穹紧紧抱着她:“这江山我不要了,这皇帝我也不当了,你别走……”
最后她还是走了,不止为了她深爱的男人,更为了那些再也经不住战火的百姓。
十年期满——
夏绒纯在萧国当了十年人质,尽职尽守;萧国皇帝萧荆山十年空置后宫,从未踏入她的地盘。
她去萧国的第一年,便诞下宋穹的小皇子,二十八岁那年,她终于被宋穹接回皇宫,带着一个九岁的孩子,一家三口紧紧相拥——
而宋穹身后,还跟着一位与她极其相像的小姑娘,正怯生生又带着懦弱地打量着她。
夏绒纯:“她是谁?”
她藏在男人身后,弱声说:“奴婢只是代替皇后娘娘照顾皇上、以解皇上相思之苦的替身,既然皇后娘娘回宫,那奴婢便自行离去……”
皇帝身旁最得宠的小太监连忙跪了下来,“贵妃娘娘三思!这十年来都是您陪在皇上身边,皇上离不开您啊!”
夏绒纯心一颤:“……贵妃?”
宋穹眸光深沉,晦涩道:“春儿劳苦功高,封她为贵妃,此后便长居偏殿,不打扰你我。”
夏绒纯一怔,忍住心裂的苦楚,随即叹笑摇头,“她是何来的苦、何来的功啊?”
她在萧国为质十年,她却在宫中伺候皇帝,这便是所谓的劳苦功高?
夏绒纯的爱情熄灭了。
她无法容忍所谓的替身存在,哪怕宋穹再三解释他从未碰过她,她也不肯回心转意。
——最后男人跪在夏绒纯面前,也无法挽回她那颗心。
夏绒纯依旧做着她滴水不漏的皇后,只是对宋穹再也没有任何爱意,对他的温柔和退步视而不见。
宋穹爱极生恨,掐着她的脖子逼她,“你宁愿带兵打仗都不愿意做朕的皇后,可知有的是人想做?春儿腹中已有朕的骨肉,既然你不愿,那便让给她?”
夏绒纯俯身叩首,“臣求之不得。”
宋穹颓然松手,沉沉看着她,半晌,拂身而去,“朕如你所愿。”
废后的消息传出去之后,萧国突然起兵,攻至城下。
皇后被废,再无战神,哪怕再负隅抵抗,也被萧国一举攻下。
城破那天,萧荆山骑在马背上威风凛凛,怀中抱着他的废后,眼神温柔到极致。
那一刻,宋穹肝胆俱裂。
就连他那不满十岁的小太子,也用崇拜的眼神望着那个男人。
宋穹终于意识到自己将失去她,失魂落魄地跪在夏绒纯身前,祈求怜悯,“朕愿为奴为质,再给朕一个机会……”
他甚至愿意与他们一同去萧国,哪怕要做十年人质,他也不能失去她。
只是一切为时已晚。
他总是爱得不够好,该珍惜时不珍惜,该放手时又不放手。
排雷:
古早狗血/男二上位/男主找替身替了个寂寞、追妻追了个寂寞的大型火葬场
男主后期很疯,为了挽回女主不但跟着男二回去做人质,甚至在女主对男二动心的时候绝望到愿意做小,只要留在女主身边
立意:人生处处是起点,任何时候都不要放弃自己,放弃希望。

站内强推: 重生农女之药园空间金丝帐女王星汉灿烂,幸甚至哉宗亲家的小娘子逆天狐宝:神医娘亲又掉马了王府小妾道长今天又在劫镖[综武侠]王爷的婚后日常我的妖怪师父反派秘籍有点贱仙灵图谱轮转月将军说她不娶妻二代散修生活记快穿之男配不做备胎皇后娘娘每天都在艰难求生七十年代纪事重生后大佬满级夜来公主香快穿:渣女她只攻略不负责穿越之兽人也忠犬琵琶精她成了道门砥柱极品女仙快穿之炮灰男配有人爱重生仙妻:霸道老公别撩我虐文女配在线改结局重生之如花美眷被修仙大佬迎娶的凡人江神企图狙到我重生之极品弃女大佬退休后(快穿)农家子的古代科举生活重生后我又嫁给了那个恶棍山有扶苏流水迢迢大宫 (GL)鬼医墨凰:魔尊大人,别撩我!我靠卡牌搞基建我靠召唤玩家科学救世重生国民千金:冷神,离远点!师尊可望不可即来自异界的你陛下略怂猎户家的修仙小娇娘跳梁小丑混世记妖魅王子音煞驸马之道拐个妖皇卖龙气
经典收藏: 逆天狐宝:神医娘亲又掉马了琉璃美人煞绝色倾城之天才召唤师我是极品炉鼎炮灰只想活得好(快穿)宠妃攻略天下无双:王妃太嚣张女尊之宠夫师姐狡于狐(重生)来自初始的虹寻案迷踪(女尊)娇娘敛财手册三千荣华不如你清心游穿越之妖女有毒肥仙记村里有个末世男[重生]渡劫老祖是炮灰[快穿]末日叛刃失落封印[红楼]幸好我还是贵公子甜文女配(穿书)女配之我本炮灰万人之上男主他有病渣攻都去哪了[快穿]恃君宠是你追不到的女主所有人都想扒我马甲口蜜腹贱[清]娘娘驾到惊!大佬穿成小可怜[快穿]超英遇上二次元[综漫][综漫]两百万光年遥远之星一仙难求重生之星际淘宝主穿进雷剧考科举青溟界黛玉每天看小说追灵计先撩为敬[综武侠]全世界都怕我唱歌龙傲天的第一情敌[穿书]植灵女王升级记修真家族崛起录系统:开局丑废卖假药龙凤双子:谁敢动朕的皇后三步上篮(上)野兽的魔法师[综]穿越路西菲尔